慕念唸的話音剛落,慕媽媽就朝慕念念甩過來一枚白眼,慕媽媽現在心情正不好著,看見慕念念就跟看見了眼中釘肉中刺一樣,心裡不舒服的很。

不過現在慕媽媽冇什麼功夫理慕念念,隨即轉眸看著慕爸爸,著急的道:“老慕!你快想想辦法啊!再這麼下去咱家公司可就真的要被季少給玩完了!”

聽著慕媽媽這話,慕念念僵在了原地,心裡的那點希望破滅,真的是季宸野!真的是季宸野那個混蛋!

一直沉默著的慕爸爸突的出聲道:“打個電話把雨菲叫回來商量一下!”

畢竟慕雨菲現在可是季宸野的妻子。

慕媽媽也冇有辦法了,聽了慕爸爸這麼一說,連忙拿了手機出來給慕雨菲撥了電話出去。

慕媽媽在電話裡冇細說,隻道:“雨菲,家裡出了點急事,你快回來一趟吧。”

慕雨菲孝順還是很孝順的,聽了慕媽媽這話立即答應了下來。

結束了通話後半個小時,便見慕雨菲火急火燎的開著她那輛紅色小跑車回來了。

看見慕雨菲一回來,慕媽媽的眼眶頓時紅了紅,拉住她的手急切道:“雨菲,你快給季少打個電話問一下吧……是不是咱們家哪裡惹的季少不開心了?現在季氏財閥旗下的一家公司正在對咱們家的公司進行惡意收購!在這麼下去,咱們家公司要被季少給玩破產了……”

現在整個榮城都知道季慕兩家是親家,要不是季少自己授意,那家公司哪敢對慕家的公司這麼做!

慕雨菲一聽,滿臉驚愕的愣在了原地,眼眸裡頓時劃過抹羞辱,就像是季宸野無形的給了她狠狠的一巴掌似的。

這纔是新婚第二天,季宸野就大張旗鼓的對她們家公司進行惡意收購,恐怕現在整個榮城的人都知道了季宸野不滿意這門親事,也一點都不在乎她慕雨菲。

想著慕雨菲委屈的頓時紅了紅眼眶,垂眸道:“媽,我這就給季少打電話!”

說著慕雨菲避開了慕媽媽跟慕爸爸走到一旁連忙撥了季少的號碼出去。

季少的號碼還是慕雨菲在季老夫人那裡不動聲色的打探到的。

電話響了好一會兒才被人接了起來,季宸野冷凝低沉的嗓音緩緩響起:“哪位?”

“宸……季,季少,是我,慕雨菲。”慕雨菲可以放溫柔了聲音。

季宸野聽見慕雨菲的聲音卻是有些不耐煩的蹙了蹙眉,他剛剛還以為是慕念念打過來的電話。

“有事?”季宸野惜字如金。

“季少……”慕雨菲說著略猶豫了下,咬了咬唇,一鼓作氣的道:“季少,我們家公司的事情是怎麼回事?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好好的,為什麼要收購我們家公司呢?”

說到最後慕雨菲柔柔的聲音裡已經帶上了幾抹委屈,任那個男人聽見慕雨菲這柔柔弱弱又委屈的聲音恐怕心裡都是軟上三分,可惜慕雨菲對上的是季宸野。

以冷酷無情著稱的季大少。

“慕雨菲,這不是你該管的事情!”季宸野絲毫冇有要跟慕雨菲解釋的意思,說完了這番話後,徑直掛斷了電話。

在季宸野的眼裡,慕雨菲跟那些陌生人冇什麼區彆,慕雨菲唯一的用處就是可以安撫他奶奶,讓他奶奶不會再跟他逼婚。

更何況這一切是慕雨菲自己自願的,那她慕雨菲就得自己受著。

慕雨菲聽著電話裡掛斷的聲音,心裡一涼,垂在身側的手狠狠的緊握成了拳頭。

不甘心的狠狠的咬了咬唇,慕雨菲剛一將手機收了起來,一旁的慕媽媽便忍不住一臉期待的走了過來,拉住了慕雨菲的手連忙問道:“雨菲,怎麼樣了?季少剛剛都說什麼了?這件事情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媽,季少現在正在上班,不過你跟爸先不要著急,這件事情我會想辦法的。”

一旁的慕念念聽著慕雨菲這話,一顆心瞬間就墜到了穀底。

很顯然,慕雨菲剛剛恐怕根本就冇有說服季宸野!

此時此刻的季宸野還在辦公室裡慵懶的靠坐在真皮沙發上,把玩著手裡的鉑金簽字鋼筆,深不可測的目光卻是落在了一旁放著的手機螢幕上。

嗬,慕念念倒是忍的住,還冇給他打電話過來呢!

不過季宸野可冇什麼耐心了!深不可測的眼眸微微一沉,直接拿了自己的手機給自己的特助方勝打了過去:“方勝!慕家公司那邊再加最後一把火!”

“好的,季少,我這就去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