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合適嗎?這不是你教我的嗎?」

我歪頭笑眯眯地問。

他冇理我,將列印好的離婚協議扔給了我。

「我希望這是最後一次。」

「承你吉言。」

我拿起離婚協議起身離開。

而律所外麵的跑車旁邊。

正等著一個年輕男人,穿著一身寬鬆的棒球服。

他戴著棒球帽吊兒郎當地盯著我。

他是我的現任丈夫季靖,季氏集團的二少爺。

吊兒郎當,不學無術,酷愛自由。

但他即將成為我的前夫。

他問:

「搞定了嗎?」

我揮了揮手中的協議。

「OK,你看一下有冇有問題,冇有的話,我們就結束這次婚姻了。」

他接過協議看了看。

古怪道:「我還以為你會找藉口不願意離婚呢,就像以前纏著我的女人一樣,要分手費。」

我看著他露出職業化的微笑。

「請不要侮辱我的職業道德,這是我應該做的,離婚冷靜期間,可以再聯絡我。」

季靖撇了撇嘴,似乎有些失落。

「算了,這次謝了,要不是你幫我,我又要被家裡的那些老古董逼著去相親,娶我不想娶的富家千金。」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

「放心,離婚的事情我暫時不會說出去的,但是能瞞多久,就看你自己的努力了。」

冇錯,我是個職業妻子。

我接洽的客戶大多數都是高階人群。

單身,多金,長得帥,但不想結婚。

又因為各種緣故不得不找人結婚的。

有的是為了抵抗家裡催婚的,有的是找不到合適的。

但必須有老婆出席的商務人士。

但又擔心事後被人糾纏。

這個時候就輪到我出馬了。

我替他們扮演好一個完美妻子。

簽下婚前協議。

他們事成之後,再辦理離婚。

並付給我豐厚的報酬。

隻談錢,冇有半點多餘的感情。

我正想跟我的現任前夫說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