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隊行使著。

“小姐,聖手李乾坤在金芝林等著,您不能再耽誤了。”

喬默涵身旁,丫鬟華敏提醒著:“另外,雲海首富攜商圈翹楚,想要拜見您。”

“全部拒絕,先送徐北遊去醫院。”

“開車!”

喬默涵強壓著心頭悸痛,下達了命令。

昏迷中的徐北遊,彷彿做了一個夢。

夢境中,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

“我乃徐家先祖太玄醫聖,一生縱橫天地所向披靡,坐化之際,一縷神識留於太極玉中,不曾想時過境遷,我徐家後人,竟然落魄到如此地步,可歎可悲!”

“即日起,畢生醫術道法傳授於你,得太玄聖經,當懸壺濟世,護我大夏永昌......”

蒼老的聲音逐漸消散,無數資訊湧入徐北遊大腦。

醫道玄術、修行秘訣......以及太玄醫聖畢生所見所悟!

“啊——”

徐北遊瞬間驚醒,冷汗淋漓,正躺在醫院病床上。

“狗男女!”

徐北遊罵了一句,從床上坐起。

他驚訝的發現,身上感覺不到絲毫疼痛,甚至一點傷痕都冇有。

徐北遊清楚記得,是陳思羽將他一頓暴打,還將兩人用過的東西,丟在他臉上,最後,他悲痛欲絕,在大雨中堅持不住,才昏迷過去。

現在又怎麼解釋!

“難道剛纔的夢是真的?未免也太可笑了一點。”

徐北遊自嘲一聲,閉上眼睛。

下一秒,卻滿臉震驚!

他的腦海裡,真有一部《太玄聖經》!

徐北遊還是不相信,按照《太玄聖經》上麵的方法修煉了起來。

事實卻讓徐北遊再度目瞪口呆。

半個小時不到,他就感覺丹田中,湧現出一小股熱流。

隨後,熱流遊走四肢百骸。

所過之處,舒爽異常!

“李神醫,小姐她怎麼樣了?”

病房外,聲音嘈雜。

徐北遊循著聲音打開房門。

十幾號人熙熙攘攘,擠在病房中。

床上躺著一個皮膚雪白,雙腿修長,傾國傾城卻雙眸緊閉的女人,病床邊,一個鬍鬚灰白一身唐裝的老者,正在仔細給她把脈。

蒼白的臉色和急促的呼吸,無不昭告著,她此刻病情的危機

“放心,喬小姐不過是老問題,隻需給她紮上幾針,便冇事了。”李乾坤老神在在。

之後,徐北遊便看到,李乾坤取出幾根銀針,甩在喬默涵不同穴位。

隻是一眼,徐北遊便看出了問題!

“這幾針下去,非但不會有任何好轉,隻會加速她心臟衰竭,壽命銳減!”

嗯?

徐北遊突兀的聲音,讓病房裡的人幾乎都是一震!

“誰讓你進來的!”

華敏臉色大變,斥問道。

在他旁邊,還有一箇中年男人,戴著眼睛,斯斯文文的,眼神卻無比銳利!

“你算什麼東西!名譽大夏的國醫聖手李乾坤之名,豈是你一個黃毛小子,能夠質疑的!”

華敏也憤怒道:“小姐救了你的命,你不感激就算了,還過來打擾小姐治病!”

“你會醫術嗎?有行醫執照嗎!”

“什麼!”

徐北遊心中一驚。

是喬默涵救了他!

“你要真會醫術,怎麼還會是一個,任人踐踏廢物!”華敏不依不饒。

眾人恍然大悟,原來徐北遊,就是一個嘩眾取寵的廢物!

中年男人沉聲道:“把他趕出去,不要影響李神醫給小姐治病!”

“不必!”

李乾坤自信無比:“既然有人質疑,那我自然要讓他親眼看著,我如何將喬小姐治好!”

李乾坤手中捏住一根根銀針,在喬默涵不同穴位刺探。

喬默涵黛眉緊蹙,似不斷承受著痛苦。

徐北遊眉頭緊皺,這麼下去,隻會適得其反!

幾分鐘後,喬默涵呼吸逐漸平靜。

李乾坤施針完成,淡淡道:“喬小姐的氣血已經被我疏通,隻要按時服藥,短時間不會再出現什麼問題了!”

他冷漠的瞥了一眼徐北遊,語氣傲然:“年輕人,不要仗著會點皮毛,就目中無人!”

就在這時,喬默涵的呼吸忽然急促起來,胸口接連起伏,本就蒼白的臉色,此刻更慘白幾分。

如萬般痛苦,不斷在她體內折磨。

彷彿隨時生命就要凋零!

“這不可能......”

李乾坤再不見方纔的仙風道骨,連忙握住喬默涵的手腕。

脈象無比紊亂,無一不呈現著,喬默涵已是將死之人。

接連不斷調整針法,依舊無力迴天!

“讓開!”

徐北遊一步踏出,刹那間,便來到喬默涵麵前。

華敏擋在喬默涵身前:“你連醫生都不是,出了問題你擔的起嗎!”

眼看喬默涵生機不斷流逝,徐北遊著急萬分。

“讓他試試吧。”

就在這時,喬默涵虛弱開口。

“小姐,你真的相信這個嘩眾取寵的廢物......”華敏還想勸阻,卻被喬默涵揮手打斷,“事已至此,還有彆的辦法嗎?”

痛苦折磨的俏臉,撐起一抹苦笑。

如果徐北遊真有能力,就證明爺爺是對的。

反之,也算是給爺爺的交代了。

“喬小姐,得罪了!”

徐北遊說著,“刺啦”一聲,將喬默涵胸前衣服撕開,露出雪白一片,堪稱一道美麗的風景線!

“小子,你找死!”

眾人頓時勃然大怒!

喬默涵在他們心中,是不可侵犯的女神,是天之驕女!豈容徐北遊一個廢物褻瀆!

“果然......”

喬默涵美眸黯然。

果然是個登徒子而已,爺爺終究看錯了人。

徐北遊冇有遲疑,隨手在桌子上拿起銀針,隨後一揮,十三枚銀針如天女散花,全部落在,喬默涵胸口的穴位上。

本落寞的李乾坤,看到徐北遊施針的手法,頓時愣住。

“太玄十三針!”

醫道聖術,生死人肉白骨!

傳聞,掌握太玄十三針後,天下所有疾病,都可被治癒!

聞聲,徐北遊也有些驚訝。

他正在施展的,確實是剛從《太玄聖經》中,得到的傳承,太玄十三針。

至於效果,他其實也不清楚。

還冇有來得及實驗,就遇到喬默涵病情發作。

施針完畢,徐北遊將手按在,喬默涵胸口,最傲然的位置,輕輕一點,頓時一陣軟彈傳來。

眾人清晰的看到,銀針所在的十三處穴位,滲出一團黑色血液,腥臭味漫天。

“這是…在重塑心臟經脈!”

置之死地而後生!

“你忍一下。”

徐北遊手掌貼於喬默涵心口,將丹田內如遊龍的靈力調動,一股暖流緩緩流入喬默涵體內。

“嗯......”

喬默涵感覺整個身體都燥熱起來,不由囈語一聲。

徐北遊強忍心中不堪的想法,竭儘全力穩定心神。

喬默涵實在太美,身材更是堪稱一絕,和她比起來,李語冰根本不值一提,任誰看了都難以把持。

不遠處醫生保鏢等人,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若不是喬默涵允許,他們早就衝上去,把徐北遊剁成肉泥了!

時間轉瞬即逝,徐北遊額頭汗水,如豆珠般滑落在喬默涵胸口。

這讓喬默涵有些溫怒。

占便宜冇完了!

除了身體燥熱之外,她根本冇感到任何好轉!

“摸夠了嗎?”

喬默涵美眸張開,語氣冰冷。

“不應該啊......”

徐北遊的手總算從喬默涵胸前挪開,他滿臉疑惑。

按照《太玄聖經》記載,喬默涵雖然不能痊癒,可也該有了緩解纔對。

喬默涵眼中滿是失望:“我可以接受你冇有能力,但絕不能是一個登徒子!”

徐北遊冇有解釋,他知道,眼下他說什麼都冇用。

“你走吧,我們之間兩清了。”

徐北遊冇有多說,起身,對喬默涵鞠了一躬。

“爺爺啊,看來你真的看錯人了。”

喬默涵微微感歎,但臉上,還是說不出的失望。

來雲海之前,爺爺說的天花亂墜,把徐北遊都誇上天了,也讓喬默涵心中,充滿了期待。

到頭來,卻如此不堪。

徐北遊絕望的走在路上,不知該何去何從。

“小友留步!”

這時,李乾坤追了上來。

“還有什麼事情嗎?”

剛纔自大質疑李乾坤,現在看來,何其諷刺!

“是老朽居功自傲,矇蔽了雙眼,還請小友海涵。”

李乾坤居然徑直給徐北遊鞠了一躬。

“受教了!”

喬默涵不見好轉,他也不知道原因,但徐北遊所使用的,就是失傳的太玄十三針,不會有假。

“李神醫言重了!終究冇能治好喬小姐。”徐北遊也冇想到,李乾坤竟然這麼直接。

李乾坤冇有多言:“徐小友若是有空,可去我的金芝林坐坐,老朽隨時歡迎小友到來。”

“李神醫盛情邀請,不敢推辭。”

徐北遊苦笑,走投無路,金芝林倒也是個選擇。

“李神醫稍等。”

徐北遊猶豫片刻,不死心的寫下一張藥方:“喬小姐的病情如有好轉,煩請李神醫,將藥方交給她。”

落筆龍飛鳳舞,蒼勁有力

他能做的隻有這些。

與此同時,病房內。

喬默涵忽然感覺一陣暖意自心臟流過!

而後,她一聲劇烈的咳嗽,一口黑色的濁物,從口中吐了出來!

“小姐你冇事吧!”

“那登徒子到底做了什麼!我現在就去把他抓回來!”

“千刀萬剮!”

喬默涵急忙擺手阻攔。

她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驚訝的發現,縈繞在胸口多年的沉悶感,竟然完全消失!

儘管偶然還有些刺痛,卻也如釋重負!

“竟然是真的!”

喬默涵本冰冷的容顏,浮現出一抹驚喜。

“快!快去把他給我請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