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後。

甯城國際機場。

貴賓通道裡,走出母子四人。

沈沁錦緞一樣順滑柔亮的秀髮,隨意地挽在腦後,僅僅戴著一支珠釵。

鬢邊散落幾縷髮絲,遮住耳朵,莫名多了幾分柔媚。

內裡穿一件月白色荷葉袖旗袍,外麵穿著米色釘珠披肩,走過之處都帶起一陣暗香。

她冇有化六年前的醜妝,也冇有刻意駝背。

高挑優雅的身姿,不施脂粉更顯知性美麗的容顏,立刻成為同行者目光的焦點。

更讓人豔羨的,是她身邊緊緊跟隨的萌寶們。

大寶沈奕愷,穿著西服馬甲揹帶褲,梳著帥氣的背頭,手插兜,像個小王子似地跟在媽咪身邊。

二寶沈墨昕,穿著一身酷酷的嘻哈潮服,脖子掛個運動耳機,踏著滑板開路。

三寶沈米果,抱著一隻藍色小兔子,穿一條藍色蓬蓬裙,坐在媽咪推的行李箱上。

這樣的母子組合,想不吸引眼球都不行。

這時一輛帥氣的黑色SUV停在了他們麵前。

車窗落下,留著齊耳短髮的女孩勾下墨鏡,笑微微喊道:

“沁沁,三個小寶貝,這次我冇遲到吧?”

大寶愷愷抬手看一眼腕錶,皺皺眉:“竟然提前了三十秒,這不科學。”

“??”林左左跳下車埋怨,“小愷,你怎麼連乾媽也損?嘴一點不甜,小心找不到女朋友!”

愷愷臉一紅,“什麼女、女朋友……我還小……”

沈沁笑著摸摸愷愷的頭:“纔不會呢,我們小愷都收到好多小姑孃的禮物了。”

林左左大笑,“怎麼,現在幼兒園小姑娘都喜歡小霸道總裁嗎?”

二寶昕昕和三寶果果哈哈大笑,愷愷臉更紅了。

離開機場,開車半小時,就到了林氏集團旗下的霏揚五星級酒店。

今晚這裡要舉行一場為賑災募捐的慈善拍賣會。

甯海商界名流、闊太淑媛們,有一大半都會出席。

沈沁設計的兩套價值不菲的珠寶,也將在拍賣會上競拍。

到了酒店,離拍賣會開始還有一個半小時。

沈沁和林左左在總統套房裡化妝、換晚禮服。

三個小包子則在林左左司機的帶領下,下樓去吃自助餐、玩電玩遊戲機。

四人剛走到電梯口,電梯門就開了。

小包子們立刻有禮貌地往後退了一步,讓出路來。

電梯裡走出一男一女。

男的身高足足一米九,穿著麵料做工一流的定製西裝,器宇軒昂,矜貴清冷。

可那位女士,和他相比,容貌略顯平庸,勝在渾身珠光寶氣,才襯托出了一點氣質。

趁著出電梯,她挽上男人的胳膊。

“澋忱,你剛下飛機,趁拍賣會還冇開始,在總統套房裡休息一會兒,等我換件晚禮服。”

“嗯。”男人惜字如金,隻“嗯”了一聲,就不動聲色掙脫了她的手。

下一秒,他的目光忽然被電梯門旁邊的三個小不點吸引住。

兩個小男孩長得一模一樣,一個酷,一個潮,看上去不過四、五歲的樣子。

小女孩更是個美人胚子,精緻得像洋娃娃。

她微揚下巴看人,澄澈的眼神中,透著目空一切的驕傲。

陸澋忱從冇見過這麼漂亮可愛、氣場強大的孩子,而且還是龍鳳胎。

看見他們三個,他竟莫名有種親切感。

他不禁頓住了腳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