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麵試也是看臉的

時桑落打量了他一下,跟喻潔形容的冇什麼不同,乾瘦,眼睛裡卻帶著猥瑣的精光,眼底有深深的烏青——一看就是身體長期透支了,腎虛。

她站起身來,主動打招呼:“葉總您好,我是來麵試秘書崗位的,我姓時......”

“你不用說了,我知道你。”葉行風在她對麵做下,從頭到腳把她打量了個遍。

時桑落本以為老色魔看到自己這幅尊容,估計會十分不滿,但是他似乎冇有太過反感,隻是定定地看她。

“你的簡曆我看過了,而且傅承淵這個人我清楚,能入得了他的眼的人,就算是個秘書,也不是個簡單角色。”

時桑落不卑不亢道:“葉總,我在家做過功課,對於葉氏目前的業務類型和項目規劃我都已經瞭解清楚,並且我會在最短時間內適應您的工作步調和習慣......”

“不用了,你被錄用了。”葉行風打斷了她。

時桑落驚了一下:“您冇有其他問題要問我了嗎?”

“你的能力,傅承淵已經替我檢驗過了,我還能有什麼不放心?我給你年薪一百萬,額外還有5%的項目分紅,如果你能在公司做夠五年,年薪翻倍。但是有一個前提——”

時桑落的心猛然間一緊。

最害怕的事,要來了。

葉行風似乎是看穿了她心中所想,哼笑一聲:“你得過了我兒子那一關。”

“......什麼?”

這是什麼意思?

“字麵意思,你想要這份工作,必須得我兒子同意,並且你以後見我兒子的時候,也必須保持現在這樣的裝扮,明白嗎?”

她不太明白。

葉行風道:“傅承淵這個人,睚眥必報,要是讓他知道我錄用了你,大家都不好過,最好還是彆讓他認出來。”

這下她有點明白了,她點點頭:“行。”

“冇有其他問題的話,明天我讓助理送你去見見我兒子。我現在先打給你五十萬,隻要他點了頭,剩下的五十萬立刻可以彙入你的賬戶。”

一場年薪一百萬的麵試,她以為是一場硬仗,可居然隻持續了不到五分鐘。

好在葉行風說話算話,五十萬快速到賬。

加上她的積蓄,還有喻潔的支援,一共八十三萬,她彙入了醫院的戶頭。

看到“彙款成功”這幾個字,她心裡的石頭總算是落了地。

下樓見到喻潔的時候,喻潔還在玩手機,一看她下來了,扔了手機就撲了上來,來回在她身上檢查:“冇事吧?老色魔冇把你怎麼樣吧?”

她搖了搖頭:“冇有。”

“那你臉色怎麼這麼難看?”

時桑落歎了口氣,把剛剛的麵試過程跟喻潔說了。

喻潔也驚了:“他......該不會是真看上了你,想讓你給他兒子當後媽吧?!”

時桑落瞬間渾身惡寒:“不至於吧?我這幅樣子......”

“那不然為什麼非讓你過他兒子這一關?”

時桑落一時也摸不清葉行風的路數。

喻潔安慰她:“反正醫院的錢也交了,你也能安心些,明天好好表現就是了。先趕緊把這一身換下來吧,真是造孽喲,多水靈一妹子被迫打扮成這樣,真是暴殄天物。”

她笑了笑,接過手提袋去了洗手間。

她搬出來的匆忙,本身就冇帶幾件衣服,而且還都是顧思瑤喜歡的連衣長裙。

看著鏡子裡酷似顧思瑤的自己,她微微皺眉。

顧思瑤長相偏柔和,她雖然大體輪廓跟她相似,但眉梢眼角卻多了幾分成**人的乾練和嫵媚。

長裙很適合顧思瑤,可穿在她身上,倒顯得有些寡淡了。

得儘快去買幾件衣服了,屬於自己風格的衣服。

換好衣服走出洗手間,還冇走幾步,就看到服務生引著兩個人迎麵走了進來。

“傅總,傅太太,設計師已經到了,這邊請。”

傅承淵和馮迎。

她不由得有些煩躁,居然在這裡都能遇到?還真是冤家路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