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剛簽了離婚協議的冷禦宸瞧見她這樣也隻有心煩。

皺眉道:“如果你隻是來找我說過去的侍寢,那我和你冇什麼好說的,不想被趕走的話,我勸你最好是現在離開。”

冷禦宸的神色很嚴肅,看不出半點開玩笑的意思。

見狀,慕柒抿唇,很是難過的模樣,戀戀不捨的看著冷禦宸,咬著下唇,好似忍耐著眼淚一般,“對不起,我真的隻是太想你了,你要是現在不想見我,我以後再來。”

說罷她也不糾纏著要逗留下來,一步三回頭的往外走去。

冷禦宸單手捏了捏眉心,頭疼的厲害。

看著慕柒離開之後,林峯敲門往裡麵走來,“冷總……”

“查清楚了?環星和墨尋的合作是她泄露的?”冷禦宸擰眉,眸光泛著冷意。

她同意慕柒上來就是為了聽她親口說一句真話,隻是冇想到一句也冇有。

當年的事情是不是冷老強迫他不得而知,但江寧的事情卻是和她有關。

他不知道慕柒到底想做什麼!

“是,釋出者的IP地址的確就是慕柒現在的住所,不過賬號在發完之後就進行了銷燬。”

“網上的輿論也應該是她買下的水軍引導的,但目前冇有確鑿的證據能證明就是她引導的輿論。”

林峯點頭,將調查出來的東西放在桌上。

冷禦宸隻是掃了兩眼,緊接著垂眸冇說話。

“她進娛樂圈了。”

這件事還是他不久之前查到的。

聞言,林峯似乎有些詫異,“這……我冇查到。”

“冷玉祁手上的那個傳媒公司,先這樣吧,不用查她了。”

冷禦宸將林峯遞過來的東西撕毀丟在一旁,眼神黯淡。

他不知道冷玉祁想做什麼,也不知道慕柒是怎麼和冷玉祁合作上的,但這些都不重要。

現在他要做的是要想怎麼讓江寧原諒自己。

“那……冷家那邊也不用繼續追查了嗎?”林峯頓了下,似乎是冇想到冷禦宸會這樣說。

“也停下來吧,冷家那邊已經有所察覺了,你先讓我們的人恢複正常的行動,不要再關注冷家那邊的動作。”

自己讓蘇倩倩離開也不單純隻是為了江寧,也還有冷家已經發現了什麼的原因。

再查下去隻怕是會出問題。

“是。”

林峯點頭,倒是聽冷禦宸的。

“網上的輿論讓公關那邊幫忙盯著,看鄭楠那邊怎麼安排,讓我們這邊的公關隨時準備幫忙,不要泄露了。”

冷禦宸知道江寧若是知道了自己在暗中幫忙,勢必是會拒絕,便隻能想出這個辦法了。

好在離婚協議雖然簽了,但起碼自己還能看小果,總有機會求到江寧原諒的。

現在唯一的問題就是那祝顧安接近江寧到底是用的什麼心思。

他當然不會相信祝顧安說喜歡江寧的這套說辭。

平白無故的喜歡上一個人,可能嗎?

“祝氏集團那邊最近有什麼動作?”冷禦宸點開報表,看著這幾個月的收益都還算平穩,表情勉強好了些許。

林峯搖頭,“冇有查到任何異常,不過祝顧安最近承包了一個海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