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肆!你真是好大的膽子啊!”

“你什麼身份也敢染指我家小姐的身子!”

管家勃然大怒,要不是陳芷涵在這,看管家這架勢,彷彿是要把淩峰給活吞了。

淩峰一臉無辜的攤了攤手。

“如果不脫衣服的話,我又怎麼鍼灸呢?”

“穴道都在後背上,我總不能隔著衣服施針吧。”

管家不以為然,“那你也不......小姐!你......你這是做什麼!”

管家這話剛說到一半。

陳芷涵已經將自己的西裝外套褪去。

露出了裡麵大片潔白的肌膚。

陳芷涵趴在了椅子上,淡淡的說道:“開始吧。”

見狀。

管家張了張嘴,本來想說的話,又儘數憋了回去。

他不明白,為什麼自己家小姐就這麼聽淩峰的話。

淩峰深吸了一口氣,他儘管腦子裡有詳細的鍼灸方案,可作為第一次的他,說不緊張那肯定是在自欺欺人。

淩峰站在陳芷涵的背後,拿著銀針的右手都在微微顫抖。

“我開始了。”

淩峰輕聲道。

“嗯。”

陳芷涵微微頷首,隨後就閉上了眼睛。

其實彆說管家他們搞不懂,就連陳芷涵自己都不明白。

她怎麼就這麼相信淩峰能夠治好自己。

也許......

自己隻是想要有一個退婚的理由吧。

隻要這一次淩峰失手,那這場滑稽至極的婚約也可以名正言順的取消了。

淩峰閉上眼睛,梳理腦海中一個名為九轉十八針的鍼灸手法。

半響過後。

淩峰猛然睜眼,雙目如炬。

此時的淩峰宛如和手中的銀針融為一體。

鍼灸的手法讓人眼花繚亂!

目不暇接!

看到這一幕,孫朝陽眉頭緊緊的皺在了一起。

“孫主任......他的醫術如何?”

管家詢問道。

孫朝陽搖了搖頭,冷聲道:“外強中乾!鍼灸講究的是務實,快準狠!每一針都要準確無誤的針到穴位上,哪像他這樣花裡胡哨!”

陳芷涵也聽到孫朝陽此番言論,心中竟然有許些對淩峰的失望。

然而下一秒。

陳芷涵就感覺整個人像是沐浴在和煦的陽光裡一般。

讓人怡然自得。

“嗯......”

到最後。

這種舒服的感覺讓陳芷涵不由自主的發出了一道輕嚀聲。

也是這道聲音,讓淩峰忘記告訴陳芷涵,自己已經鍼灸結束。

淩峰一眼不眨的盯著陳芷涵的後背,雙眸中閃過一抹驚豔之色。

陳芷涵實在是太好看了。

潔白的肌膚就像是熟透了的桃子一般,吹彈可破。

凹凸有致的身姿。

尤其是那纖細的腰肢,讓人看得恨不得將之摟入自己的懷中。

淩峰之前覺得自己的老婆周可欣已經夠好看了,可和陳芷涵比起來,那真是小巫見大巫,不值一提。

管家見淩峰一直盯著陳芷涵,卻冇任何舉動,不由嗬斥道:“你站在那看什麼呢!”

回過神的淩峰,麵露尷尬之色,拔掉陳芷涵身上的銀針,道:“我已經鍼灸好了。”

“鍼灸好了?”

管家愣了愣神,隨即快步走到了陳芷涵身旁,緊張的問道:“小姐你現在感覺怎......”

“噗!”

管家話剛說到一半。

陳芷涵一口黑血就從嘴裡吐了出來。

臉色也從之前的冇有血色,變成了此時的慘敗。

身子更是綿軟無力的躺在椅子上。

“小姐!小姐!”

看到眼前一幕。

管家怒火中燒,“來人啊!把這小子給抓起來!”

“竟然敢陷害我家小姐!!”

伴隨著管家一聲令下。

外麵瞬時闖進了一群穿著黑色西服的大漢。

將淩峰圍堵的是水泄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