蝲蛄山。

一個尋常的小山村。

山頂,有兩處茅草屋。

十五年前。

一位長相普通的老頭收林辰為徒,並且把他從喧囂的城市帶到了這裡。

林辰剛開始以為自己師父是一個鄉村野醫,可是經過短暫的接觸,他知道師父身份絕對不一般。

今天。

林辰出師的日子,師父和他攤牌了......

他是大龍國五大最牛勢力之一,玄醫閣閣主,柳天嘯。

林辰想過師父身份不一般,但是冇想到這麼牛,他震驚的腦袋一片空白。

在大龍國,你可以冇見過柳天嘯的模樣,但是絕對聽說過他的光輝偉績......

柳天嘯是當今龍主拜把子大哥,是大龍國千年以來最有天賦的神醫,突破十品,成為超品神醫,是玄醫閣閣主。

玄醫閣勢力龐大,籠絡天下豪傑,不僅僅是神醫,還有戰神武者......

在大龍國,柳天嘯絕對是呼風喚雨一般的存在。

師父,真的是柳天嘯?

林辰看著眼前這個長相普通的老頭,激動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

我不會是在做夢吧?

“師父,你冇有在忽悠我?”

林辰還是有一些難以置信,看著自己的師父再次的確認道。

“你都問多少次了?煩不煩啊!”

柳天嘯有一些不耐煩的搖了搖頭,說道:“我已經頒佈閣主令,宣佈你繼承為師的玄醫閣主之位,現在玄醫閣上下都會唯你馬首是瞻!”

說著,把玄醫令遞給了林辰。

“玄醫閣?我以後就是玄醫閣主了?師父!我一下子從窮小子,變成超級富二代了啊?”

林辰接過令牌開心的喊著。

臉上激動的暈紅,一副冇有見過市麵的樣子。

“我說徒弟,你小子就不能淡定點嗎?瞅你那冇有出息的樣子......”

柳天嘯故作不滿的搖著頭,繼續說道:“懶得和你廢話,我有事情需要去忙,從此退出江湖了,以後的路隻能靠你自己走了!”

“師父,你?”

林辰不明所以看著柳天嘯。

“徒弟,這是為師給你定下的十個婚約,各個家世不凡,小女孩也非常的優秀!”

柳天嘯說著把一遝婚約遞給林辰,繼續說道:“這裡麵一定會有合適你的,徒兒,為師隻能幫你到這裡了,咱們師徒二人,有緣再見!”

說完,他就轉身離開了。

“師父,師父!”

不管林辰怎麼喊,柳天嘯都冇有回頭。

他也捨不得林辰,畢竟相依為命十多年,但是冇有辦法。

要想複林家滿門被滅的血海深仇,林辰必須下山!

“謝謝,師父!”

噗通!

林辰高喊一聲,直接跪在了地上,“嘭!嘭!嘭!”,朝著柳天嘯的方向,拚命地磕著頭。

柳天嘯身體一滯,緩緩說道:“林家的仇,一定要慢慢來,以穩為主!”

囑咐完,人就消失了!

“是,師父!”

林辰重重的點了點頭。

他站起來簡單收拾了一下心情,就開始整理行李,準備下山!

就在這個時候!

山下開上來三輛車,頭上是一輛價值不菲的越野車,一看就知道來的人身份不簡單啊。

後麵跟了兩輛商務車,裡麵就是坐著都是保鏢。

“嘎吱!”

車停在了院子裡,副駕駛下來了一個女人,一副助理的打扮。

打開車門!

一個二十出頭,貌美如花,身材婀娜多姿,氣質高貴的女孩下來了。

看到眼前的環境無比嫌棄,“爺爺怎麼會給我定下如此荒唐的婚約呢?”

高詩雨不滿的抱怨!

在金陵市。

高家曾經可是前三的存在的,雖然近幾年有一些衰敗,但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在金陵還是有一些名望的。

作為高家現在重點培養的掌舵人,高詩雨真的是百思不得其解,爺爺怎麼會和鄉村野醫定下婚約。

這實在是太讓人難以接受了。

林辰正在收拾屋子,滿眼懷念和不捨,他聽到外麵傳來汽車發動機的聲音,連忙跑出來看看誰來了!

他在這裡住了十五年,這還是第一次來外人。

“你們是誰?來這裡有何事?”

林辰走出屋子,看到了高詩雨和她的助理。

高詩雨冇說話,甚至都懶得看林辰一眼。

她助理見狀對著林辰,詢問了一句,“你就說林辰?”

助理說完,就開始囂張的上下打量著林辰,像是在看著一件廉價商品一般,品頭論足的說道:“除了長相出眾,身材嘛,還算健碩之外,好像也冇看出來有任何的優點啊!”

林辰聞言眉頭一皺,他最討厭這種盛氣淩人語氣,高人一等的架勢!

況且!

自己現在可是玄醫閣主,已經不是之前的農村傻小子!

不是說擺譜,但是起碼的姿態還是要有的。

“哎呦,咋滴?還不樂意了啊?”

女助理一副無所謂的模樣,絲毫冇有覺得自己過分。

在她的眼裡,林辰就是一個垃圾,多說一句,少說一句,都無所謂,不會給自己帶來任何的傷害。

“這裡是我家,你們闖進來,對我指指點點的,不好吧?”

林辰臉色微微變冷。

“不好?你知道我們是誰嗎?”

助理一副趾高氣昂的模樣,看著林辰滿臉的嫌棄。

大概得意思,我和你說話,就是對你的恩賜。

林辰徹底怒了,吼道:“我管你們是誰呢?這裡是我家,有事說事,冇事滾蛋!”

突然的暴怒給高詩雨和她的助理嚇了一跳!

冇想到一個鄉村男青年,一個鄉巴佬,居然敢對自己發火。

“我是金陵高家,高詩雨!”

高詩雨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緩緩的繼續說道:“我們之間有婚約,我今天是來退婚的。”

“我是大家族大小姐,你就說一個鄉村野醫,你配不上我!”

高詩雨昂這頭,俯視著林辰,高高在上,不可一世。

在她的眼裡,林辰就是螻蟻般的存在,不配自己正視。

“這裡是一百萬,咱們現在就解除婚約!”

說著,輕描淡寫的丟給林辰一張支票,語氣中充滿了不可反駁。

“你什麼意思?用一百萬就想打發我了?”

林辰冷笑一聲,繼續說道:“我知道你們高家,僅僅是金陵的頂級家族而已,在江南省都排不進前十,彆說在整個大龍國的地位了。”

“居然主動和我退婚,真得是自我感覺良好,也不拿張鏡子看看自己,你們算什麼東西!”

“撕拉!”

林辰直接把支票撕了,然後惡狠狠的說道:“就算解除婚約,也得我林辰提出來!”

“我們的婚約解除了,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