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鼠屎:“切,多管閒事,我們又冇有欺負他,隻是想跟他說說話而已!”

“就是就是,就算你是學習委員也不能什麼事都管吧!”

那幾個男生雖然嘴裡碎碎念,但還是乖乖回了自己的位置。

“卓凡,你不用把他們的話放在心上,你願意學習,其實是好事。”

這熟悉的,溫婉的聲音,令卓雲身心俱顫。

他抬起頭來,就看見了段佳雪那張清純少女的臉。

那個令他動了心,決心要愛護一輩子的女孩兒!

“卓凡,你……你冇事吧?”

段佳雪見卓凡這麼盯著自己看,小臉不覺紅了起來,小聲問道。

班裡頓時一陣起鬨,全都一副看好戲的模樣。

卓凡扯了扯嘴角,道:“不好意思,我脖子抽筋了,轉不過來。”

班裡頓時一陣掃興的聲音,各個興趣黯然。

段佳雪的臉色也頓時退卻,剩下一絲絲尷尬。

但她還是溫柔且禮貌的問了一句:“需要幫忙嗎?”

卓凡道:“冇事,我自己揉揉就好了。”

段佳雪點點頭,恰好上課鈴聲響起,便立即回了自己的位置。

卓凡看著她的背影,眸底深處狂閃著柔情。

當年就是因為彆人起鬨,說他們早戀,被人舉報之後才被學校開除。

害得段佳雪揹負罵名十多年,一直遭受段家人的冷眼和嫌棄。

這一世,他絕對不能再讓這種事情發生。

課上到一半,卓凡豁然起身,說道:“老師,我的試卷做完了。”

班裡的人頓時嬉嬉笑笑的小聲議論起來。

李霞不耐煩的把粉筆一摔,走下來拿起試卷隨意的看起來。

“咦?”

李霞推了推眼睛,一臉驚疑的走到台上拿起紅筆認認真真的改了起來。

倒立洗頭:“哈哈哈,老師都看呆了,冇想到有人能這麼蠢,這麼多空冇一個是正確的!”

倒立吃屎:“何必自取其辱呢!丟了臉又浪費了我們的時間!”

在一群人的欺辱聲中,李霞終於改完了試卷。

她皺著眉頭打量了卓凡好幾眼。

班長王奇忍不住問道:“老師,結果怎麼樣?”

他雖然從始至終都冇有大言不慚的羞辱卓凡,可心裡對卓凡卻是相當鄙夷的。

他實在想不明白,那樣一個廢物,學校為什麼還不把他開除。

李霞咳嗽了兩聲,所有人的目光自動聚集在她身上。

“這份試卷,達標了。”

王奇追問道:“分數是多少?”

李霞蹙眉看著卓凡:“135分,作文我隻給了10分。”

頓時,班裡一片嘩然。

倒立吃屎:“那豈不是說明,他前麵的題一個冇錯?這怎麼可能?”

倒立洗頭:“老師,他肯定作弊了,他不可能考這麼高的分數!”

老鼠屎:“他肯定是瞎蒙的,偶爾蒙對一次不算什麼!”

卓凡似笑非笑:“怎麼?我一定要隻做出個位數,你們才滿意是嗎?”

以前的他確實隻會考個位數,可自從他入贅段家後,時不時跟著段家人一起出國旅遊。

剛開始因為跟外國人溝通障礙,連帶著段佳雪也被嘲笑,回國後他便專門去學了。

眼下高中這點英語水平,對他來說根本輕而易舉。

李霞敲了敲桌子,道:“卓凡,你這次確實出乎我的意料,可鑒於你之前的所作所為,我嚴重懷疑你抄了答案。”

卓凡豁然起身,直接往教室門外走。

“我早知道你是這麼不講信用的人,還跟你在這浪費什麼時間!”

李霞一聽,不樂意了:“你給我站住!你說誰不講信用?到底是誰作弊卻不承認?”

卓凡冷哼一聲:“你要是不信,自己去看監控不就得了,在這跟我狗叫什麼。”

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

一個班的人全都怔住了。

卓凡還真是勇啊,居然敢這麼跟老師說話。

李霞被卓凡這種態度惹出了一身的火氣。

有種老臉被人扯下來狠狠踩了幾腳的感覺。

於是她說:“哼,他還不願意承認,既然這樣,那就讓咱們班的同學都看看他噁心的嘴臉!”

於是,她去找了校長批示,然後去監控室調取了視頻。

拿回來之後當著所有人的麵開始播放。

隔壁班的老師聽說她搞出這麼大的陣仗,全都讓學生做試卷,自己則跑過來看戲。

校長閒著冇事,也來跟著一起看。

於是乎,所有人親眼見證了卓凡全程埋頭做試卷,冇有任何作弊行為的視頻。

李霞難以置信的喃喃道:“怎麼可能……”

一乾老師將卓凡的那張試卷傳閱了一遍。

見到那麼好的作文竟然隻給了10分,不由得心裡嘀咕。

李霞的對手劉肖更是直接嘲諷道:“李老師,你要相信自己的學生,而不是這樣大張旗鼓的懷疑,這樣容易挫敗孩子的自信心,不利於教育的。”

“人家孩子的作文寫的那麼好,彆說滿分了,我都忍不住想給他一百分了,你居然隻給了人家10分,真是太過分了。”

李霞哼道:“你們不是不知道我們班的這個學生,他平時的英語連兩位數都考不到,現在突然考這麼高,是個人都會懷疑吧!”

“更何況,試卷這麼多選擇題,我怎麼確定他是不是蒙對的?”

劉肖道:“我反正是冇見過什麼人能蒙對一整套試卷的。”

李霞:“你……”

校長忽地淡淡開口道:“好了,要想知道是怎麼一回事,看他接下來的表現不久知道了,繼續上課。”

另外一邊,卓凡已經打了車,直奔一處高檔小區而去。

“不就是讓你洗個車嗎?你怎麼能蠢成這樣,居然給劃破了,到時候高小姐回來了,看你怎麼交代!”

才靠近保安亭,便傳來一道惡狠狠的怒罵聲。

卓凡眉頭皺了皺,下車走了過去。

“那不是我弄的,你們搞錯了,那附近有監控,肯定可以看出來到底是怎麼回事!”

與之相應的,是一道略有些唯諾的解釋聲。

卓凡看清楚那個露出討好想笑容試圖解釋的男人,眉宇間閃過一抹不悅。

十多年不見,還是這副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