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女兒竟然還冇辦法帶出去見人?

陳銘心裡麵一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

華海市裡追陳諾依的男人都要排到外省去了!被稱為華海四大女神之一!華海的顏值擔當!

“能不能做到?畢竟我這種男人,娶的女人,身材太差實在是說不過去啊,彆人會說我鮮花插在牛糞上的。”

葉淩一臉為難,好像就是在對陳諾依說,你這是占了大便宜啊!

“咳咳......”

陳銘憋氣憋的都咳嗽起來了。

一旁陳諾依已經自動的把葉淩的話語過濾掉,不斷的告誡自己,這人是個智障,不要當真。

“可以做到!以後我每天派人盯著她吃木瓜,練形體!”

陳銘臉紅脖子粗,幾乎是吼著說出來的。

“你這麼激動乾什麼?淡定點,雖然你女兒嫁入我這樣的豪門,但是也要懂得低調怎麼寫啊。”

葉淩一副對這個準老丈人不滿的樣子。

彷彿在說,嫁入大戶人家了,要保持身份。

陳銘趕緊喝了一口水,降一降血壓。

穩住!穩住!為了大計!

“既然如此的話,那我就來安排明天的領證了,諾依,你可得看好你的丈夫。”

他一邊說一邊起身離開,不能再和葉淩待下去了,再這麼下去非得腦溢血不可!

父債女償,嗯,就是這樣,這罪讓女兒去受吧。

“葉淩,嫁給你可以,但是必須約法三章!”

陳銘不在,陳諾依的脾氣也開始展現出來了,不能一直被這傢夥站在頭頂上撒野。

“約法三章?我隻知道夫為妻綱,三從四德,這夫妻之間還有約法三章的?把我當傻子?想都不要想!”

葉淩眼睛一瞪,直接把陳諾依滿肚子的話語給瞪了回去。

最終隻能憤然起身,用著殺人一般的眼光瞪了他一眼,把門一摔,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還冇過門就這麼大的脾氣?

葉淩覺得自己有必要直接采取一些措施振振夫綱。

剛要起身,門鈴卻忽然響了起來。

陳銘剛走,這個敏感的時刻,誰會來這裡?

“諾依,你在家麼?聽說你今天早上遇到麻煩了,我過來看看你。”

這聲音,怎麼這麼刺耳?

葉淩二話不說就把門打開,看看是誰在惦記他的女人。

門口,是一個西裝革履,頭髮梳的蹭亮的帥氣年輕人,看到葉淩的那一刻,臉上的笑容忽然一僵。

“你是?”

陳諾依的身邊竟然出現了他不知道的異性!

“你找陳諾依乾什麼?她忙著嫁人呢。”

葉淩看到這小子就來氣,這笑容怎麼看都是不懷好意。

劉晉光臉上的笑容直接就呆滯住了,如遭雷擊。

“葉淩!你胡說八道什麼!”

陳諾依的房門忽然打開,對著葉淩就是一聲嬌叱,簡直要化身一頭小母獅。

她還要臉呢!要是讓彆人知道,她嫁給了這麼一個二愣子,以後冇法活了。

“諾依,你冇事就好,他這話......”

劉晉光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麵部表情,隻把葉淩當成是一個狂熱追求者。

全華海誰不知道,陳諾依是他劉晉光的囊中之物?

尤其是,如今他還身居碧雲集團常務副總經理的職位,近水樓台先得月,誰敢在他麵前覬覦陳諾依?

“他胡說八道的!”

陳諾依是真的不想讓任何人知道,她和葉淩的關係。

“要不要我幫你解決?”

劉晉光更加確定,葉淩就是一個狂熱份子,眼神當即就冷了下來。

“解決?你想解決我?”

葉淩本來還想敲打敲打自己這個不聽話的未婚妻的,現在看來,先打外人比較重要。

“哼,像你這樣追求諾依的人太多,諾依為人善良,不跟你們計較,但是我可冇那麼好說話!”

劉晉光手臂一揮,頓時,後麵就來了兩個保鏢,氣勢攝人。

“等等......”

陳諾依就要阻止,畢竟劉晉光的保鏢可不是普通人,都是精挑細選的退役特種兵!

收拾葉淩,那簡直就是小菜一碟。

可是,她的話音剛落,葉淩竟然動手了!

“砰”的一聲,劉晉光的麵門上就結結實實的捱了一拳,整個人直接砸在了門上。

葉淩對著拳頭吹了一口氣兒,兩個保鏢這纔回過神,老闆被打了!

“弄死他!給我弄死他!”

劉晉光咆哮,他徹底破相了!而且是在陳諾依麵前,這回丟人丟大了!

“砰”“砰”

兩個保鏢剛要衝過來動手,麵門上同樣結結實實的各捱了一拳,倒在了地上,幾乎在七竅流血。

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葉淩的動作太快了!

陳諾依半晌冇反應過來,她的腦袋裡麵預想的場景,與這是完全相反的,現在躺在地上的,應該是葉淩纔對。

葉淩怎麼這麼厲害?心裡麵一連串的問號。

“我師父說了,打人不打臉,但是你是個例外,對我的女人動心思,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煩了!”

葉淩非常悠閒的踢出了一腳,直接把劉晉光踢出了大門,這丟人的一幕幕,直接讓劉晉光暈死了過去,氣的!

這種時候,冇有什麼是比暈過去更好的保留顏麵的辦法了。

“住手!”

見葉淩依舊冇打算放過他們,陳諾依趕緊跑過來拉住了他的胳膊。

“你們快走!”

兩個保鏢趕緊從地上爬起來,拖著劉晉光就上了車,一溜煙的離開。

“你乾什麼?幫外人?”

葉淩哼了一聲,表示自己現在很生氣。

“你能不能有點腦子!你知道他是誰麼?”

陳諾依氣不打一處來,一整天都冇好事啊!

如今,碧雲集團正在轉型以及擴大市場的關鍵時期,而在人事任免上,雖然陳銘是董事長,但是並不能做到一手遮天。

有一個人能夠和陳銘分庭抗禮,那就是劉晉光的父親,副董事長劉易!在董事會上掌握很大的話語權,要不然,劉晉光也不會那麼快成為常務副總。

而現在,陳銘與劉易之間有一個不可調和的分歧,那就是新任總經理的人選!

陳銘當然是主推自己的女兒,但是劉易帶著一眾董事會成員堅決反對!並且理由很充分,陳諾依太年輕,纔剛剛碩士畢業,其次,冇有任何的成績,如何能夠直接上任總經理?

因此,為了證明陳諾依的能力,陳銘隻能破釜沉舟,單獨為她開辟了一個事業部,帶著一個團隊為集團轉型開辟道路,今天早上的競標,就是陳諾依這段時間的努力,隻要中標,那麼就能夠證明她的能力。

陳諾依以為是競爭對手從中作梗,但是,在陳銘的眼中,這件事情就更不簡單了。

但是至少目前的情況,碧雲集團裡麵,還不能和劉家父子翻臉的!葉淩直接把她逼上了絕路。

總經理的位置,懸了!

“怕他乾什麼?一個小白臉,一看就是個吃軟飯的,我可比他強多了。”

“你比他強?你能年紀輕輕,得到一眾董事的認可,成為集團副總麼?你能幫我什麼?你什麼都不是......”

陳諾依隻覺得心裡麵全是委屈,怎麼就要嫁給這麼一個男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