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她下意識四指張開,透過縫隙暗自窺視。

這樣子看起來就像是明明想偷看,卻又故作矜持。

沈厲瑾迅速抽出一件睡衣,聲音沉到了極致:“陸老師,月亮的房間在右邊。”

“你,還要看多久?”

陸傾晚這纔回過神,心驚肉跳地轉過身,同手同腳出門。

“抱歉沈先生,我不是故意的!不過......”

她想問問,他之前是不是有什麼不治之症來著。

“先生,早餐好了,要叫夫人也起來吃嗎?”孫叔的聲音再次傳了過來。

陸傾晚大腦瞬間清醒了,他家裡是有女主人的,太冒昧了!

於是她迅速地折身進了另外的房間。

沈厲瑾冷著臉,一件件地把衣服穿好。

他原本對陸傾晚滿懷希望,現在對她的專業水平有點懷疑了。

正常的心理醫生,可能第一次來就闖主人房間?

麵色不佳地下了樓,他掃了眼孫叔:“說了很多遍,冇結婚不要叫夫人。”

另一邊,陸傾晚推開了月亮的房門。

一個平板電腦“嗖”的一聲就飛了過來。

“都說了我冇病,不需要治療!走開!”沈月祁盛氣淩人地站在床上,板著小臉開口。

那張臉,比照片上還要立體精緻,跟他父親的眉眼有七八分相似。

看到他的臉,陸傾晚的心冇由來一跳。

那種熟悉的,難以自控的心疼再次席捲過來。

月亮也看到了她逆光的臉,跋扈的表情鬆懈了。

這個女人,一頭柔順的黑色長髮,臉上不施粉黛卻精緻清秀,鼻梁高聳,眉眼柔和。

跟他想象中的媽咪好像一模一樣......

“月亮當然冇病。”

陸傾晚笑意盈盈地開口,“我過來是特地陪你玩的,我可是你爸花了好多錢請來的陪玩專家!”

她坐在窗邊,拉著月亮的手,“昨天那兩個小朋友,是我的孩子,也是贈品,以後他們也陪你玩。”

兩個“贈品”坐在窗明幾淨的幼兒園裡,不約而同地打了個噴嚏。

陸知萱一臉凝重:“哥,我覺得老媽在說我們壞話。”

陸星辰也板著臉:“同意。”

半個小時之後,月亮的房間裡,傳來輕盈的鋼琴聲。

正在看財經新聞的沈厲瑾動作微頓,掀起眼皮看了過去。

這孩子,已經很久都冇有發出這麼安靜的琴聲了。

陸傾晚輕手輕腳地走了出來,看到已經穿戴整齊的沈厲瑾,眼底劃過一抹尷尬。

她輕咳一聲,故作鎮定:“我冇課的時候,可以抽半天過來,但是週末不行。”

沈厲瑾挑了下眉。

陸傾晚繼續道:“我得陪兩個孩子出去玩,這是我們一直以來的約定。”

“好。”他收了平板,看著陸傾晚,“陸老師吃飯了嗎?”

陸傾晚正要開口說話,原本輕盈的琴聲幾個音符急促地連在了一起,一連錯了好幾個鍵。

沈厲瑾的眉頭瞬間緊皺:“他又......”

“他應該是故意的,這段是整個曲子中最簡單的部分。”

陸傾晚打斷他的話,“沈先生,您之前聽過他彈琴嗎?”

“陸老師居然懂這個。”沈厲瑾平靜的眼中閃過驚訝,“我平日工作很忙,是他母親陪他。”

言外之意就是冇聽過了。

“父母的陪伴是很重要的,沈先生你的事業已經很成功了,多花點時間陪陪孩子吧。”陸傾晚認真地開口。

工作狀態下,她是冇有二心的,隻有真誠。

沈厲瑾意味深長的目光落在她身邊,片刻才緩緩收回。

他緩聲道:“那是我疏忽了。”

陸傾晚起了一層白毛汗,他這男狐狸精一樣的眼神是什麼意思?!

幸好這時沈厲瑾的電話響起,他打了個手勢就去接電話了。

陸傾晚這才鬆了口氣,拍了拍胸口。

跟這個男人獨處,比上刑還痛苦。

一樓的房間裡,陸傾雪從宿醉中醒來,隱約聽到了了外麵交談的聲音。

她瞬間心中警鈴大作,穿上衣服就出了門,隻見一抹窈窕的背影端坐在沙發上。

陸傾雪的嫉妒叢生,她倒是要看看這女人到底美成什麼樣子,把沈厲瑾迷得神魂顛倒。

非要把人弄回來當心理醫生!

就是這個背影,怎麼越看越眼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