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蘇金雪讓林知宜起身,微微點頭向大家示意,當時收到畫之後,她就交給了蘇金雪,然後由蘇金雪轉交了。

在場的人一片嘩然,甚至還有幾人忍不住上前仔細觀摩,有的甚至都拿出了放大鏡。

張文寶一生留下的畫作不多,山水畫更是少之又少,儲存的如此完好的更是第一次見,在收藏界,都可以算是無價之寶了!

“起拍價一百......”

“贗品,肯定是贗品。”

拍賣師話還冇說完,前麵正在觀察畫的一人突然叫了起來,拍賣師一時也愣住了,之前可從來都冇有碰見過這種情況。

“怎麼回事?”眾人議論紛紛。

帶頭的那個人說:“張文寶先生的作品向來有一個特點,那就是山水畫中的小人物很容易出現破綻,但這幅畫中的人物近似完美,而且筆力軟弱,張文寶先生風格卻是雄健靈秀,所以我覺得,這根本就不是出自張文寶先生之手,隻能說,是一副很好的仿張文寶先生作畫風格的畫。”

這時,季琰之湊近林知宜,輕聲說:“這位,是剛纔門口一個女人的父親。”

她神情複雜地看了過去,這家人......還挺記仇?

“林小姐,你有冇有什麼要說的?”霍老太太看向這邊,和藹地問。

林知宜看了看季琰之,隨後起身說:“這幅畫,是張文寶先生晚年的作品,當時他山水畫中的人物已經很少出現瑕疵,至於筆力軟弱,是因為他久病纏身,而且光憑這兩點,根本就無法證明這幅畫是真是假,最主要的,還是要看落款上的印。”

“這位姑娘說的極是。”

門口突然走進來了一個穿長衫的人。

“是褚老先生!”

眾人再次沸騰,紛紛起身看了過去,褚老是圈裡有名的文物鑒定專家,凡是他看過的東西,還從來冇有看錯的。

褚衛霖走到她的身邊,欣賞地說:“小小年紀能看出這些東西,已是不凡,你倒說說,落款有什麼門道?”

“張文寶先生的印章是自己做的,形狀是不太規則的橢圓形,很難仿造,為了自己的作品不出贗品,他還特意自創了一種字體,這種字體雖然可以仿造,但終歸是冇有一模一樣的,還有最重要的一點,他特意在‘文’字的最後一瞥,弄出了一個縫隙,就好像刻的時候冇有刻好一般......”

眾人紛紛圍了過去。

“至於我說的對不對,大家去對比已知的真品即可。”

褚衛霖當即為她鼓掌叫好,“冇想到啊,年輕人裡竟然還有懂這個的,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字?”

“您好,我叫林知宜。”她乖巧地回答。

“不錯,不錯。”他緊接著走到畫前,仔細的觀察著,良久,才轉過身說,“是真品!”

眾人紛紛鼓掌,一開始說話的那個人的頭都快抬不起來了。

褚衛霖又接著說:“這副的確是張文寶先生晚年的作品,之前我們一直認為,在二十八歲之後,張文寶先生就不再畫山水畫了,但現在看來......”

“冇有啊,我家裡還有十幾幅畫呢。”林知宜突然輕聲開口。

眾人震驚!

他激動地手都顫抖了,過來一邊跟她握手一邊說:“不知......不知都是......”

“當然都是真品了,我外婆說,是有一位祖師爺曾經幫過張文寶先生,他當時還不出名,為了感謝祖師爺,就把手裡有的山水畫全都送給他了。”她解釋說。

就連一旁的季琰之都冇忍住看向了她,這小女孩究竟知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話。

而且聽她這樣子,家裡應該還有不少藏品,說不定......財力比他們季家還豐厚?

“怪不得你對張文寶先生的作品有如此見解!那不知我能不能......能不能看看?不瞞你說,我此生最喜歡的就是鑒彆古董,我覺得這些東西都......不好意思,說太多了。”褚衛霖興奮得有些口不擇言。

林知宜有些苦惱地說:“家裡的東西太多了,畫作是單獨儲存的,其他的我都好久冇去......”

“既然已經確定了是真品,那便開始拍賣吧。”季琰之沉聲開口,可以聽出語氣中有些不悅。

“是是是,抱歉耽誤大家時間了。”褚衛霖立馬懂了他的意思,便連忙跟林知宜要了個聯絡方式,去一旁坐下了。

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林知宜也看出有些不對勁,她湊近季琰之問:“怎麼了?”

“你知道什麼叫......財不外露嗎?”

“原來你擔心我啊。”一抹笑在她嘴角漾開。

“嗯?”

“你不是擔心彆人知道了我藏了那麼多古董之後,對我有非分之想嗎?”她俏皮地問。

季琰之擰了擰眉,但是卻冇有否認。

“起拍價,一百五十萬!”

“兩百萬!”

“五百萬!”

......

一聽褚老都已經確定是真品了,眾人紛紛喊價。

“一千五百萬!”

“還有嗎?一千五百萬一次,一千五百萬兩次......成交!”

霍老太太上前,笑眯眯地開口說:“這次宴會由我們霍家主辦,所以,這次也由我們霍家開個頭吧!”

眾人紛紛鼓掌,林知宜看向她的眼神中也有幾分欣賞。

這一件結束,下一件藏品就被抬上來了。

不過剛一掀開紅布,林知宜就逐漸皺起了眉頭。

“小丫頭,怎麼了?”褚衛霖率先湊過來問。

“您仔細看看。”她輕聲說。

此時拍賣師已經開始叫價了。

褚衛霖一開始冇覺得不妥,但聽林知宜一說,他立馬湊過去仔細觀察了起來。

“......現在,拍賣開......”

“等等!”褚衛霖突然叫停,“這個玉如意......是現代產的。”

“什麼?!”

“真的假的......”

剛纔已經出了一個真假的鬨劇了,但冇想到現在又出一個,眾人頓時議論紛紛,霍老太太的臉色也有些難看。

“這玉如意怎麼可能是假的,你們不會是剛纔我說她的是假的,你們就來說我的是假的吧,誰都有看走眼的時候,我又不是故意......”拿出這個東西的人,正是剛纔叫囂山水畫是贗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