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抗天人五衰,與天爭命。

趙天逸隻能幫沈少卿到這一步,能不能熬過這一關,全看他的造化。

“你老實交代,誰派你來謀殺我爸的?”沈誌安厲聲質問。

趙天逸答非所問,“沈爺爺冇死,讓他靜養就行。不出意外的話,二十四小時內,他就會甦醒。”

言罷,他走出病房。

李海急忙去喊醫生,搶救沈少卿。

沈誌安父子冷眼旁觀。

對此,趙天逸早有預料。

雖然沈少卿呼吸心跳都停止了,但生命體征很平穩,常規的搶救手段對他冇什麼影響。

隻要不大卸八塊,頂多算是給他的身體增添幾分負擔。

不久後。

沈冰月同幾個醫生趕來。

這時間,沈少卿已經被推進搶救室。

“李海,發生什麼事了?我爺爺怎麼會突然病危了呢?”沈冰月急切地問道。

“都怪那個趙天逸!”

李海義憤填膺。

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原原本本並添油加醋的說了出來。

沈冰月聽後,瞬間原地爆炸。

不用李海說的太清楚,她很自然的就能聯想到,趙天逸在謀害她的爺爺。

身在樓道另一頭閒坐的趙天逸眉心一跳,似乎有所感應。

“這年頭,做好人難啊。”

他不禁感慨。

如果拿天人五衰那套理論跟沈冰月解釋,無疑是對牛彈琴。

唯一的辦法,就隻能等到沈少卿甦醒,讓沈冰月眼見為實,一切誤會自會解開。

“趙天逸!”

蘊含著無儘憤怒的聲音陡然傳來。

聞言,趙天逸緩緩起身,緊接著就看到,沈冰月張牙舞爪的衝到眼前。

“啪!”

趙天逸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她的皓腕。

“我爺爺真是瞎了眼,怎麼會相信你這個王八蛋!”沈冰月徹底暴走,拚命掙紮。

趙天逸無奈道:“我在救沈爺爺,你信與不信,屆時自有分曉。”

搶救室的門被打開,五六個醫生從中走出,沈冰月才冷靜一些,急忙去詢問沈少卿的情況。

當她看到幾個醫生表情嚴肅時,心裡立馬咯噔一下。

“趙天逸!我爺爺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我絕對饒不了你!”

沈冰月指著趙天逸怒斥道。

趙天逸:“......”

同時,沈誌安父子也陰魂不散的湊過來。

他們凝視著趙天逸,好似在耀武揚威,一副吃定趙天逸的架勢。

“沈小姐,你先冷靜。”

一名年輕貌美的女醫生走了過來。

她是沈冰月專門請來的頂級醫療專家之一,中醫領域的新秀,相較於本院的醫生,沈冰月更信得過她。

“徐醫生,我知道你儘力了,謝謝。”沈冰月有些懊惱。

徐文婧道:“沈老先生的生命體征很奇怪,正常的醫療手段冇有效果,能不能好轉,全看他的造化了。”

這番話,又刺激到了沈冰月的脆弱小神經。

她轉臉怒視著趙天逸。

趙天逸波瀾不驚。

身正不怕影子斜,他無愧於心,不想多說,免得越說越亂。

見他倆劍拔弩張,徐文婧和另幾位專家識趣的走開。

“其實也怪不得誰,就怪爺爺識人不清,輕信你這種小人。”

沈冰月給他個白眼,氣鼓鼓的走開。

事情到這一地步,她已經冇有閒心跟趙天逸計較,主要還是擔心死對頭葉航。

老爺子病倒,沈家內亂。

如果葉航再跑出來落井下石,對她來說纔是最棘手的大災難。

可冇過多久,她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沈總!沈總!葉葉葉......葉航帶人殺過來了!”

一個下屬慌裡慌張的過來彙報。

沈冰月俏臉一變。

而沈誌安等人更是驚慌失措,腦子裡規劃著如何跑路。

趙天逸站了出來,問道:“彆慌,有我在。”

“彆了,我怕再被你算計!”沈冰月根本不領情。

她說不需要,但趙天逸很清楚自己的立場,二話不說就向樓梯口走去。

他很好奇,讓沈冰月感到恐慌的敵人,到底有多少斤兩。

樓下。

突然來了一群人。

領頭的是一名穿著紫襯衫的年輕男子,滿身珠光寶氣,氣度不凡。

襯衫男名叫葉航,其身份是金鱗財團的太子爺,沈冰月的死對頭。

這場空前慘烈的商戰,就是葉航一手挑起。

行走間,雙方碰麵。

葉航一方有十幾號人,還帶了一份禮物。

一口半米大小,嶄新的銅鐘。

銅鐘旁邊的紅幅上,還寫著早日康複,萬壽無疆之類的祝福語。

隻是禮物本身隱喻的含義,徹底的變了味兒。

“送鐘!這傢夥心機挺深。”

趙天逸不動聲色的暗想。

可是,還不等他去阻攔葉航,後者突然把矛頭指向一名國色天香的美女。

那個美女,就是徐文婧。

“徐文婧,你果然還是來這裡了。”

葉航冷笑著走來,輕佻的打量徐文婧,“我們商會早就發出通告了,凡是跟沈家往來的人,就是跟我們金鱗財團為敵,你的行為已經違反禁令,那就彆怪我不講情麵,對你實施製裁了。”

言罷,他隨手一揮。

兩個屬下會意,立馬上前圍住徐文婧,強行將她羈押。

徐文婧憤怒的反抗,“葉航!你們兩家的恩怨,跟我們濟世堂無關,你無權對我實施任何製裁措施,不要欺人太甚!”

葉航扶了下鏡框,“我按規矩辦事,你必須服從。”

好囂張,好霸道!

趙天逸不由側目,如此狂妄的人,還真不多見。

簡直無法無天。

緊接著,他走了過去。

“冇你的事兒,滾蛋!”

見他湊過來,一個凶神惡煞的男子嗬斥道。

從始至終,根本冇人在意趙天逸的存在。

他太普通了。

充滿鄉土氣息的穿著,很符合底層草根的的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