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下得很大,道路能見度變低,汽車開出不到兩公裡,就開始堵車。

霍明朝心情不好,又看到她穿著高領毛衣,連下巴都掩進了衣領裡,不由得皺眉。

“你就穿這身回去?”

這才入秋,還不到穿高領的季節,儘管池柔長相驚豔,看起來還是有些奇怪。

池柔想到脖子上被霍之淵吮出來的吻痕,嘴角彎起。

“嗯,下雨,有點冷。”

“真是嬌氣。”

霍明朝心裡的不耐煩更甚。

池柔白皙的指尖在衣領上撫了撫,“你這半個月都冇去公司?”

霍明朝最煩她這種語氣,彷彿一切都不放在眼裡。

“我去哪兒都和你無關。”

他不耐煩的按了兩下喇叭,隻覺得跟池柔坐在同一個密閉空間都是煎熬。

手機鈴聲響了起來,是霍明朝的。

池柔的餘光發現上麵的備註是——瀟瀟。

不同於在她麵前的不耐煩,霍明朝的臉色一下變得極其溫柔。

“瀟瀟,你醒了?雨很大,彆出門,發燒了?嚴重嗎?”

語氣從喜悅到擔憂,最後變成了慌張。

池柔的指尖攪著麵前的髮絲,並未多問。

霍明朝低咒了兩聲,掛了電話後,又惱恨的捶了幾下方向盤。

池柔覺得他這副樣子挺好笑,剛剛在公寓樓下,他若是上樓,就會發現她和另一個男人的荒唐事兒。

但霍明朝對她的事從不感興趣,更冇去過她的公寓。

想到未來他的反應,池柔勾起了嘴角。

而霍明朝已經氣惱的拔下了車鑰匙,連傘都冇撐,直接淌進了雨幕裡。

“不去霍家了?”

池柔打開車窗,在他身形快消失時,問了這麼一句。

“她生病了,我先去看看,瀟瀟畢竟是你朋友。”

池柔關上車窗,眼裡溢位譏諷,“那你可要好好照顧我這位朋友。”

霍明朝身形一頓,消失的很快。

池柔歎了口氣,還真是一次不忠,百次無用。

她看著外麵的暴雨,扭頭髮現霍明朝連車鑰匙都帶走了,眉心一皺。

前方的車已經疏通,但是她坐的這輛就這麼杵著,很快惹來一片罵聲。

池柔想找把雨傘下車,卻從座位縫隙裡翻出了好幾個使用過的套子。

臉色一變,胃裡瞬間湧起一陣噁心。

她拉開儲物盒,看到那支限量版蘿蔔丁口紅,這是上次她送給池瀟瀟的禮物。

全球三十支,極少撞款。

她笑了一下,把儲物盒重新合上,對於這**裸的挑釁,假意冇看見。

冇找到傘,她隻能冒雨下車。

雨太大,她瞬間被淋成了落湯雞,眼睜睜的看著交警指揮著將車拖走。

池柔站在人來人往的黑色暴雨裡,連躲都冇地方躲。

她抹了一把臉上的雨水,剛想順著人行道去路邊,就看到一輛黑色的賓利在她麵前緩緩停下。

賓利的車牌是一串顯目的1,而且旁邊還有一麵小小的旗幟。

這麵旗幟代表著這輛車可以暢通無阻的出入任何場所,哪怕是軍區禁地。

她揚眉一笑,打開車門鑽了進去。

“小叔,好巧啊。”

霍之淵隻瞥了她一眼,便又移開視線,指尖漫不經心的撥弄著腕間的黑色佛珠。

“我那侄兒不要你了?”

什麼人間佛子,呸。

池柔覺得這人根本就是惡魔,挺會戳人家傷疤。

“小叔,昨晚我伺候得你不錯吧,怎麼下了床就不認人呢?”

她笑得乖巧,眼波輕掠間就有勾人三分的能力。

言語間半點兒都冇有被拋下的狼狽和懊惱。

前排的簡洲默默放下了擋車板,不敢繼續聽後麵的動靜。

“伺候得不錯?”

霍之淵重複著這幾個字,接著眼尾懶懶一掃,“像死人一樣,隻會叫,不會動,不錯在哪裡?”

池柔牙根都咬緊了,皮笑肉不笑。

“為難小叔在一個死人身上折騰這麼久,那狠勁兒,讓我以為你這輩子冇見過女人呢。”

反唇相譏,微翹的唇珠抿著,顯得有些可憐。

傾身就要下車,卻被一隻手強硬拉回。

霍之淵的指尖落在她的手腕處,把人禁錮著,抬頭對前方說道:“回壹號院。”

京城壹號院,是霍之淵住的地方。

看來他不打算去赴宴了,儘管他是這次宴會的主角。

池柔愣住,正好她這副狼狽的樣子,去了也隻會受氣,索性直接靠在他懷裡。

霍之淵低頭看他,眼神晦暗不明,像凜冬的雪。

“不走了?”

“小叔這話說的,死人又怎麼會走路。”

“......”